活泉甘霖的帳戶下來了! 詳情請點擊這裡

「和不流網站」從今日起不再接受 信仰的反省與成長, 教會歷史與組織, 教義研討與研究 之發表,也刪除評論的方塊,迴歸網路團契的需求。 對這一區塊有興趣同靈,可繼續前往「庇里亞書院Perea Forum」 ( http://www.pereaforum.net ) 繼續發表您的見解

耶穌 > 宗教; 真理 > 教義

耶穌 > 宗教

真理 > 教義

 

沒有一個宗教能夠代替主基督。倘若一個宗教自視自己內部的決定就是神的決定,這個宗教必定是不真。可嘆,這樣的一個現象在這世界上滿街都是。

歷史上,天主教奉主的名將改教者除名(必入地獄!),誰知必下地獄的改教者竟也奉主的名成功的建立了一個與除他名的宗教齊等勢力且標榜「回歸聖經」的另一基督宗教。而回歸聖經的一群人中又互相以「真理」之名,奉主的名彼此視對方為異端,於是又各自再建立「《唯一真真真》回歸聖經」的基督宗教。.. 如此反覆不停的上演直到今天,也必將延續到末了。

他們天真或自大的以為真理是由他們(宗教自己自立自榮的神職人員)決定的,天國路是由他們規劃的。凡不跟從他們的就不能進天國,因為連神在末日的審判法庭上都得依據他們立定的標準審判萬民!

他們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和全人類一樣,只不過是如蛆的世人,再怎麼扭動,也不可能從將被審判者爬上立法者的座位。

您可曾聽說過將被審判的人自己立定法律交給法官開庭時去遵照奉行?我捆綁的,你不得釋放,我釋放的,你不得捆綁.. 尤其我「對我自己」的釋放,你更只能照行。(最近不是有位總統自問能不能對自己使用總統的特赦權?)

兒子,找你吃個飯好嗎?

Authors: 

兒子高中開始就住外面,大學住校,畢業後又因工作在外租屋,回想整整10年之間,他在家的時間不到兩年。當媽的我,總是要跟他約吃飯才能見到他。也因此,我常打電話給兒子:「兒子,找你吃個飯好嗎?」

我非常珍惜跟兒子吃飯的短短兩個小時。由於聚少離多,兒子偶爾回家的時候我已經關燈入睡,但兒子總會開門進來跟我打聲招呼,有時甚至站在床邊侃侃而談,一聊就是一個鐘頭。

兒子的爸長年在外,偶爾他邀兒子吃個飯,不知為何兒子總是不開心。有一次我同去仔細觀察,發現兒子的爸有著明顯的對話模式,就是:「提問→評論,提問→建議,提問→總結。」從父母的角度來看,兒子的爸言語間充滿了關懷,句句認真中肯。但每當他說完了話,全場就是一片靜默,似乎無話可接,因為他的話總是「啟、承、轉、合」,無懈可擊。

我想起耶穌在提比哩亞海邊跟門徒吃飯的一幕,比起最後的晚餐,這頓海邊的早餐,更加讓我印象深刻:

天將亮的時候,耶穌站在岸上,門徒卻不知道是耶穌。……他們上了岸,就看見那裏有炭火,上面有魚,又有餅。耶穌對他們說:「把剛才打的魚拿幾條來。」西門彼得就去,把網拉到岸上。那網滿了大魚……耶穌說:「你們來吃早飯。」……耶穌就來拿餅和魚給他們。

1 篇文章 / 0 新
三瓶香膏
Authors: 

人來人往的市集上,各色商品繽紛羅列。一處的攤位上,安放著三瓶香膏。綠色瓶中裝的是藥用的香膏,用來醫治傷口。藍色瓶中裝的是安葬用的香膏,用來包裹亡者。而帶著百合花紋的白玉瓶,則是婚禮用的濃郁香膏。

一位商人將綠瓶的香膏買走,當作送給情人的禮物。一位父親將白瓶的香膏買走,準備替女兒將來的婚禮做準備。藍瓶的香膏則靜靜地躺在架上,無人問津。

商人遠去做了生意,從此渺無音訊,留下情人日夜在孤寂的煎熬下,沉溺在肉體的歡愉中。黑夜裡偶然瞥見了綠瓶香膏,想起了商人的情意,大哭為何要作賤自己?香膏再好,也醫治不了情人心上的傷,癒合不了深深的罪咎。

父親生了重病,再也看不見夢想中的婚禮。失去了家裡的經濟支柱,女兒只好日日在勞苦的工作中換取微薄的收入。雖然聽過有意無意的善勸,”何不變賣那罐真哪噠香膏”?卻總是在那白色玉瓶上看見父親的身影,不論多苦,還是留了下來。

偶然,情人聽聞有一位從拿撒勒來的先知,他呼召罪人稅吏作門徒,說過低頭認罪的人比起虔誠守法的法利賽人禱告更蒙神垂聽。被罪惡感撕碎的心竟然起了漣漪,動了想要看先知一面的願望。打聽到了先知今晚會在法利賽人西門家赴宴,在旁人的指指點點中,進了西門家。